的致辞朱院长在_中葡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研讨会_上的致辞

2018-02-06 12:09:30

核心摘要:我院于年月开始承办由商务部主办的发展中国家官员研修班,而你即将踏入的社会就是我们参与创造的这样一个制度网络,械鹑危惺辈皇且蛭阆不叮蔷苣悴幌不,去年我已说过大学教育天生有缺陷还无法弥补。

的致辞朱院长在_中葡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研讨会_上的致辞第1篇

3 ,.s

, , ,

朱院长在“中葡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研讨会”上的致辞

(2017年11月13日)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姚兵先生,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刘晓艳副司长,

尊敬的澳门特别行政区建设发展办公室张嘉伦先生、马文俊先生

尊敬的各位官员,

尊敬的各位嘉宾,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能参加由商务部国际商务官员研修学院和中国土木工程学会建筑市场与招标投标研究分会共同主办的“中葡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研讨会”。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研修学院对参加本次会议的各位领导、各位官员和各位嘉宾表示诚挚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对会议的顺利召开表示衷心的祝贺!

今天,研修学院、建筑市场与招标投标研究分会、来自6个葡语国家工程建设方面的官员等各方联手举办研讨会,旨在促进中国与上述国家在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的合作交流,加强相互了解,相互借鉴,共同为发展中国家工程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商务部国际官员研修学院是商务部直属的、唯一的教育培训机构。我院于1998年8月开始承办由商务部主办的“发展中国家官员研修班”。截止到2017年9月,我院共承办了包括15期部长级研讨会在内的共158期官员研修班,接待了来自全世界137个国家和地区的3984位司、处级和部级官员。

自中葡论坛常设秘书处2004年成立以来,我院先后承办了14期葡语国家多双边经贸官员管理研修班,接待了来自葡语国家部长级、司局级和处级官员约326人,进一步发展了中国与葡语国家的友好关系,深化了中国和葡语国家经贸交流和企业间的业务合作。

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深化,中国与葡语国家之间的经贸合作日益密切,即便在金融危机时期,中国与上述6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规模仍呈现稳步扩大的趋势。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中国承包商在葡语国家新签工程项目合同金额为53.17亿美元,占中国海外新签工程项目总额的4.2%;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60.98亿美元,占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的1.8%。其中,房屋建筑、市政建设、交通运输等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建设仍是我们主要的合作领域。

2017年世界经济逐步回暖。根据今年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计,2017年和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均将超过4%。权威机构也预测,全球建筑业将在2017年后逐渐回升,2017-2017年全球建筑支出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5.7%。

在各国实施的财政刺激计划的促进下,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和建设将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复苏、增长的有效手段。许多葡语国家出于自身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迫切需求,纷纷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支出,推出规模不等的基建项目,并将寻求融资渠道的目光转向中国,葡语国家与中国在建筑领域的合作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经过建国60年来的不懈努力,在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在中国政府“走出去”政策的正确指导下,中国承包商在国际工程承包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在各发展中国家中圆满完成了一系列大型复杂项目的建设工作,取得了良好的口碑。

作为建筑市场中重要环节的招投标管理,是目前各国建筑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前提。后金融危机时期,如何更有效地发挥有形建筑市场的资源优势,为政府搭建一个市场监督管理平台无疑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发展中国家急需梳理的一个课题。而今天召开的研讨会将有助于中国与有关葡语国家工程建设和招投标行业的进一步了解、交流和合作。

在此,我由衷地希望:在座各位官员、各位嘉宾相互交流、充分分享各方在建筑市场招投标领域的经验,并希望今后各方能更广泛和深入地开展交流与合作。

再次谢谢大家!

的致辞朱院长在_中葡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研讨会_上的致辞第2篇

。尽管有些年了,但致辞还真不是件惬意风光的事。我嗓子也不行,唱不了高调,还老跑调,每每让那些挤在真理身边的人士听了窝心(都往那儿挤,若是把真理挤掉下去,那可就狼狈了)。而且也就那么些话,真诚的重复还是重复,深情的唠叨还是唠叨,因此我很担心你们厌烦。

但怎么办呢?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制度化即所谓法治的时代,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都得遵守制度,履行职责。

因此就不全是调侃。因为,法治并非某个文件或书本上那些让一些人热血上头让另一些人昏昏欲睡的词语,而就是现代生活少不了的大大小小的规矩。规矩不一定起眼,有时还让人闹心,却大致能给人们一个稳定的期待。而你即将踏入的社会,就是我们参与创造的这样一个制度网络。她对你会有全新的稳定的期待;你要从更多接受他人的关爱和宽容转向更多地关爱和宽容他人;甚至仅仅因为你是北大法学院毕业的,要求更高、更苛刻。

不错,我说过“发现你的热爱”,那是在新生入学之际,是就大学学习而言;对于毕业生,我的告诫从来都是“责任高于热爱”。记住,承担责任,有时不是因为你喜欢,而是尽管你不喜欢。这是对成人的要求;理解并做到了这一点就算大人了。

这或许是毕业对于你最重要的意味。与此相关的则是要守住自己。去年我已说过,大学教育天生有缺陷,还无法弥补。今年再加两句吧:学校会增加你的知识,但知识不等于德行,提升不了人的德行,也增加不了你的判断力和意志。

别以为学了多年法律,有了法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嘴边挂着正义,就真以为自己正义了或是比别人更正义。这是一些脑子不清楚或是脑子太清楚的法律人编出来的,忽悠别人,捎带着推销自己,但弄不好也会把自己给忽悠了。想一想,难道学经济的,天天念叨亚当·斯密或成本收益,就个个亿万富翁了?好像比尔·盖茨、斯蒂夫·乔布斯都不是学经济的,还都辍学了。“知识越多越反动”当然不对,但也别以为念过几本书,知道几个词,还会说“我很happy”,人就聪明或高尚起来了。

这些年来,我们就生生看着一些法律人倒掉了,学位、地位甚至学问都不低;最近,还包括我们一位1986年毕业在商务部工作的校友。我不怕丢人,也不怕这一刻令各位扫兴,提及这位校友,是因为,对于承担更多更大社会责任的精英来说,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个真问题,很现实,也很要紧。。

人们常说今天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是社会转型、社会道德共识重建的时代。但换个说法,今天是一个诱惑很多、外在规范特别是制约不够的年代。这挑战法治,更挑战一个人的德行、操守和判断力。如果没有或不足,或是有侥幸心理,你就把握不了自己,容易忘乎所以,随波逐流,一不小心也可能混迹于成功人士。但记住鲁迅先生的话,大意是:如果你真能折腾,真会忽悠,也会小有斩获;但要想凭此成大事,自古以来,门儿都没有。

当外在规范和制约不足时,我们心里就更需要有点荣辱感,也就是当独自面对自己或永恒时,你心头会突然掠过的那一丝莫名的骄傲、自豪和优越感。你就会更看重做事、努力做成事,而不是太计较所谓的公正回报,也不那么关心或总是关心别人对你的看法。人生有许多事不值得较真,但有些事必须较真,要对得起自己。如果觉得不该做的,无论是折腾人还是倒腾事,就是不做;该做的,那么,“虽千万人,吾往矣”,爱谁谁!但这不是知识问题;就算是,北大也给不了你。得你自己养成,在一次次艰难有时甚至是痛苦的选择和行动之后。

它拒绝机会主义,需要德行,对自己的真诚,有时还要有点血性。听起来像是说教和劝善,其实不是。我55岁了,有点天真,却不只有天真;我也毫不掩饰自己相信后果主义和实用主义。我是认为,只有这样,一个人才可能穷达淡定,荣辱不惊,守着自己的那点事业,守着自己的那分安宁,哪怕在世俗眼光中他/她既不富有也不成功,甚至很失败;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一个虽不完美却还是值得好好活着并为之努力的社会,而许多人也会因此多了一个好好活着的理由。

难道我们不就是为此才走进北大的吗?尽管,许多同学就要告别这个校园了,我也将告别院长的职责。我们都如流水;我们都是过客。但我们不可能告别北大。北大并不只是一所大学的名字,不是东经116.30北纬39.99交汇处的那湾清水、那方地界,甚至不是所谓的北大象征——“一塔湖图”或墙上铭刻的北大校训。你我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北大,包括农园的油饼或二教的自习,一帮子伪球迷半夜爬起来光着膀子看世界杯,或是那枚从没别上你胸前、已经找不到了却永远别在你心头的校徽……北大也是近代以来许多中国人的一个梦。因为北大,我们懂得了责任,并且有能力担当。

这个夏日,北大见证了一批过客,他们要到一个叫做“前方”的地方去!(文章有删节)

(朱苏力: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