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明省长在乡镇卫生院院长培训班上的讲话

2018-02-05 09:38:30

核心摘要:我觉得是农民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最主要的问题,太长了农民等的如果种地买药早把地都耽误了,这样以来乡镇卫生院才有积极性了才能好好的工作了机构就牢了,我觉得是农民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最主要的问题。

郑小明省长在乡镇卫生院院长培训班上的讲话第1篇

同志们:

我今天来培训班看一看大家, 我到陕西工作3年多了,来到这里以后,我把省卫生工作的现状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陕西的卫生工作,我感觉在各级领导的重视下,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但是和老百姓的需求和以及卫生发展的要求相比,还有6个方面还需要加强。

这六个方面主要是农村方面的问题。我觉得是农民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最主要的问题。农民是大多数,而且都在基层,所以研究农民看病的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六个问题,我归纳了六句话。

1)村是发展问题。我调研了以后,发现陕西15%的村还没有村卫生室,陕西65%的村虽有村卫生室,但是不合格,剩下的20%左右,是合格的村卫生室,西安市是要建设大都市的,仍然15%的村还没有村卫生室。

2)乡是改革问题。我调研之后,咱们陕西搞的比较好,乡镇卫生院实行了全额拨款。但是体质不改革会养懒人的,所以乡镇卫生院必须实行改革,因为提供全额保障之后,就没有积极性了。

3)贵是药的问题。看病贵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药,一个是到大医院不合理的检查,第三个住院以后耗材大,这三个形成了看病贵,前二个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检查,唯独药,进院就要吃药,老百姓吃的药到手上进行了四到五级的批发,从省上到市、县、乡、村一级一级批下去,每一个流通批发环节我调研过需要百分之八的利润才能运转下去,一种药到老百姓手里无形的加重40%左右的价格,这是看病贵的问题。

4)难是缺人才的问题。没有合格的人才,没有合格的医生,看病的能力要提高,缺人才缺医生的问题。再一个乡镇卫生院里面有很多的复转人员,乡镇卫生院把当成事业单位搞了人的安排,不合格的人占了很多名。

5)管是标准的问题。管是缺硬标准,怎样管理没有硬标准,标准很软,干的好怎么样?干的不好怎么样?没有这个硬标准。

6)预防缺针对性,都是搞了宣传的话和口号,到底这个地方的地方病是什么?怎么预防?缺针对性。口号喊的很大,不错,但是没有针对性,老百姓不知道去用它。

所以,我们陕西的农村卫生存在这六个方面的问题。我说要把这六个方面制定六套办法,一个问题一套办法把它研究解决了,农村就好了。当时国家提出医改,我把这六个问题写了个报告给书记和省长,我说陕西就存在这六个问题,他们就要求按这个报告去研究去抓。卫生部司长、部长看了以后,认为我研究的挺透的,现在到今年为止,我们都是按这个走过来的。在南郑县搞试点村卫生室怎么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包产到户的时候赤脚医生为什么那么受欢迎,办的那么活沃?三十年以后,没有村卫生室了,百分之四十五不合格了,我们带着这个问题就开始试点,到底这是什么问题?要把它研究清楚,搞一套办法,让村卫生室永远的发挥作用,不能因为经济条件的变化而变化,要让朝好的方向变化而不是朝差的方向变化,现象是往差变化,我们在那一年,我亲自六次去南郑县去试点,在南郑开现场会,村支部书记、村长、村医生的现场会议,给农民解决问题就要开到村上,开到县上谁管,开到市上更没有人管,会是开了,不解决问题。

国家的改革中新农村建设一个新农村要有一个村卫生室研究要八年时间,一个新农村要八年,八年两届政府都干完了,把这个还没有干。太长了,农民等的如果种地买药早把地都耽误了。当时研究一个村花五万,五万元三万个村卫生室,要用十五个亿,经我们试点了以后一个村补助一万,灾区村补助两万元,结果大家都知道,不到两年,一年半全部都完成了,现在的每个村都是一个标准一个样子,这是一种形象,这是对老百姓树立政府形象从最基层的医疗的事,村医工资从120到今年提到一万,明年一天60元,从去年,这样村医干就有干头了,他就能稳定下来,然后再搞乡,在镇安搞人事制度分配改革,也是一年去了四次,镇安以县为单位,实行乡镇卫生院人员招聘、选拔,医务人员身份实行合同管理,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工资实行岗位制,把这三句话怎么做好呢?试了以后,基本改革用了一年多时间,改了以后好多不合格的人照样还在用着呢,所以我们最近又研究了在同一标准,把不合格的人全部转成业务人员,不是当医生的不能看病,不合格的搞成骨干,一线去消化,消化不了的搞一个公司,待遇不变,乡镇卫生院就是看病的,不是放闲人的地方。

第三个药贵的问题,实行三统一,全省统一购药,统一配送,统一价格。大家看药贵不贵就知道,我们采取两套措施,把高的药全部挂到网上,向全国发布,哪一个厂家比这个便宜,质量好,可以提出申请,我们给他要求,这不是公开透明了吗?第二个招上的药的价格每年要提价,物价每年都在涨,药价也要涨,参照陕西的物价指数涨,自动涨,一年调整一次,我们只招厂家,不招经销商,把一二三中间环节取掉,都说药是暴利,回扣拿了多少你们大家心里都清楚。我给卫生部高强部长说不是我们的卫生人员想拿回扣,你给他制定的办法就是拿回扣的办法,我们的院长不是傻子,傻子才不会操作,他们都按那个潜规则操作,制度不改,拿红包就杜绝不了,从根本上不解决,光让凭自觉,有多少人会自觉,回扣没有了,陕西一百个亿的药,要取掉中间流通环节,就要节省四十个亿,原来这四十个亿让中间环节拿走了,把四十个亿有多大的量,一个是回扣没有了,老百姓说灰色的收入不合理,怎么样提高医院的积极性?这样,乡镇卫生院的能力就能提高。药的问题解决了,人就能提高,一个乡镇卫生院用五年时间培养五个人提高能力,然后实行县政一体化管理、乡村管理,也是为了解决能力问题,今天大家举办的培训班,也是为了解决卫生院的能力的问题,现在乡镇卫院两三轮的改造了,从来没有说办公问题它不是形政人员,形政人员能在宿舍办公,医生不能在宿舍办公,必须在病房办公,医生是一个特种行业,这方面必须解决有地方注有地方吃、取暖,今年一年全搞这个东西,我们省财政一个乡配十五万的设备,如:洗衣机、烤箱、消毒柜、冰箱等这个必须要有,大家要有一个好的环境,年初就把钱准备好,建好的赶快申请,建好才发这个钱,没有建好就不发。这样以来乡镇卫生院才有积极性了,才能好好的工作了,机构就牢了。

那么现在我们进一步的研究管理问题,进一步研究预防问题,我们搞了这么三年来,只是解决了两个问题。有三句话,我们研究医改将来要达到的目的,小病不出乡,大药不出县,预防再出剩我们这么干就是将来县和乡主要病人90%要在县以下来解决,所以不强它能解决了吗?如果百分之九十在县和乡医院解决了,剩下百分之十,疑难杂症、重症再到市以上三甲医院去看,老百姓是不是就挺方便了,进医院看病就不难了。所以解决这百分之九十是个大问题,现在我们的乡就才解决了一个预防的问题,看小病的问题,乡看不了大病,看大病还要到县上去看,这要分层来看,所以我们明年新农合要提升到300元,今年才200元,个人交50元,国家补助250元,300元以后我们就改革县看大病问题,这是我们这三年来解决的问题,按照这六套问题的六套办法去做,不再贪做的多,把一个事情做好做到太不容易,我试了一下,我分管了这么多部门,把卫生做为一个重要的事来做,我是亲身研究,每个事我都要去调研,我们的老百姓在这方面遇到问题很多,现在的农村,最难的是看病

郑小明省长在乡镇卫生院院长培训班上的讲话第2篇

同志们:

我今天来培训班看一看大家, 我到陕西工作3年多了,来到这里以后,我把省卫生工作的现状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陕西的卫生工作,我感觉在各级领导的重视下,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但是和老百姓的需求和以及卫生发展的要求相比,还有6个方面还需要加强。

这六个方面主要是农村方面的问题。我觉得是农民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最主要的问题。农民是大多数,而且都在基层,所以研究农民看病的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六个问题,我归纳了六句话。

1)村是发展问题。我调研了以后,发现陕西15%的村还没有村卫生室,陕西65%的村虽有村卫生室,但是不合格,剩下的20%左右,是合格的村卫生室,西安市是要建设大都市的,仍然15%的村还没有村卫生室。

2)乡是改革问题。我调研之后,咱们陕西搞的比较好,乡镇卫生院实行了全额拨款。但是体质不改革会养懒人的,所以乡镇卫生院必须实行改革,因为提供全额保障之后,就没有积极性了。

3)贵是药的问题。看病贵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药,一个是到大医院不合理的检查,第三个住院以后耗材大,这三个形成了看病贵,前二个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检查,唯独药,进院就要吃药,老百姓吃的药到手上进行了四到五级的批发,从省上到市、县、乡、村一级一级批下去,每一个流通批发环节我调研过需要百分之八的利润才能运转下去,一种药到老百姓手里无形的加重40%左右的价格,这是看病贵的问题。

4)难是缺人才的问题。没有合格的人才,没有合格的医生,看病的能力要提高,缺人才缺医生的问题。再一个乡镇卫生院里面有很多的复转人员,乡镇卫生院把当成事业单位搞了人的安排,不合格的人占了很多名。

5)管是标准的问题。管是缺硬标准,怎样管理没有硬标准,标准很软,干的好怎么样?干的不好怎么样?没有这个硬标准。

6)预防缺针对性,都是搞了宣传的话和口号,到底这个地方的地方病是什么?怎么预防?缺针对性。口号喊的很大,不错,但是没有针对性,老百姓不知道去用它。

所以,我们陕西的农村卫生存在这六个方面的问题。我说要把这六个方面制定六套办法,一个问题一套办法把它研究解决了,农村就好了。当时国家提出医改,我把这六个问题写了个报告给书记和省长,我说陕西就存在这六个问题,他们就要求按这个报告去研究去抓。卫生部司长、部长看了以后,认为我研究的挺透的,现在到今年为止,我们都是按这个走过来的。在南郑县搞试点村卫生室怎么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包产到户的时候赤脚医生为什么那么受欢迎,办的那么活沃?三十年以后,没有村卫生室了,百分之四十五不合格了,我们带着这个问题就开始试点,到底这是什么问题?要把它研究清楚,搞一套办法,让村卫生室永远的发挥作用,不能因为经济条件的变化而变化,要让朝好的方向变化而不是朝差的方向变化,现象是往差变化,我们在那一年,我亲自六次去南郑县去试点,在南郑开现场会,村支部书记、村长、村医生的现场会议,给农民解决问题就要开到村上,开到县上谁管,开到市上更没有人管,会是开了,不解决问题。

国家的改革中新农村建设一个新农村要有一个村卫生室研究要八年时间,一个新农村要八年,八年两届政府都干完了,把这个还没有干。太长了,农民等的如果种地买药早把地都耽误了。当时研究一个村花五万,五万元三万个村卫生室,要用十五个亿,经我们试点了以后一个村补助一万,灾区村补助两万元,结果大家都知道,不到两年,一年半全部都完成了,现在的每个村都是一个标准一个样子,这是一种形象,这是对老百姓树立政府形象从最基层的医疗的事,村医工资从120到今年提到一万,明年一天60元,从去年,这样村医干就有干头了,他就能稳定下来,然后再搞乡,在镇安搞人事制度分配改革,也是一年去了四次,镇安以县为单位,实行乡镇卫生院人员招聘、选拔,医务人员身份实行合同管理,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工资实行岗位制,把这三句话怎么做好呢?试了以后,基本改革用了一年多时间,改了以后好多不合格的人照样还在用着呢,所以我们最近又研究了在同一标准,把不合格的人全部转成业务人员,不是当医生的不能看病,不合格的搞成骨干,一线去消化,消化不了的搞一个公司,待遇不变,乡镇卫生院就是看病的,不是放闲人的地方。

第三个药贵的问题,实行三统一,全省统一购药,统一配送,统一价格。大家看药贵不贵就知道,我们采取两套措施,把高的药全部挂到网上,向全国发布,哪一个厂家比这个便宜,质量好,可以提出申请,我们给他要求,这不是公开透明了吗?第二个招上的药的价格每年要提价,物价每年都在涨,药价也要涨,参照陕西的物价指数涨,自动涨,一年调整一次,我们只招厂家,不招经销商,把一二三中间环节取掉,都说药是暴利,回扣拿了多少你们大家心里都清楚。我给卫生部高强部长说不是我们的卫生人员想拿回扣,你给他制定的办法就是拿回扣的办法,我们的院长不是傻子,傻子才不会操作,他们都按那个潜规则操作,制度不改,拿红包就杜绝不了,从根本上不解决,光让凭自觉,有多少人会自觉,回扣没有了,陕西一百个亿的药,要取掉中间流通环节,就要节省四十个亿,原来这四十个亿让中间环节拿走了,把四十个亿有多大的量,一个是回扣没有了,老百姓说灰色的收入不合理,怎么样提高医院的积极性?这样,乡镇卫生院的能力就能提高。药的问题解决了,人就能提高,一个乡镇卫生院用五年时间培养五个人提高能力,然后实行县政一体化管理、乡村管理,也是为了解决能力问题,今天大家举办的培训班,也是为了解决卫生院的能力的问题,现在乡镇卫院两三轮的改造了,从来没有说办公问题它不是形政人员,形政人员能在宿舍办公,医生不能在宿舍办公,必须在病房办公,医生是一个特种行业,这方面必须解决有地方注有地方吃、取暖,今年一年全搞这个东西,我们省财政一个乡配十五万的设备,如:洗衣机、烤箱、消毒柜、冰箱等这个必须要有,大家要有一个好的环境,年初就把钱准备好,建好的赶快申请,建好才发这个钱,没有建好就不发。这样以来乡镇卫生院才有积极性了,才能好好的工作了,机构就牢了。

那么现在我们进一步的研究管理问题,进一步研究预防问题,我们搞了这么三年来,只是解决了两个问题。有三句话,我们研究医改将来要达到的目的,小病不出乡,大药不出县,预防再出剩我们这么干就是将来县和乡主要病人90%要在县以下来解决,所以不强它能解决了吗?如果百分之九十在县和乡医院解决了,剩下百分之十,疑难杂症、重症再到市以上三甲医院去看,老百姓是不是就挺方便了,进医院看病就不难了。所以解决这百分之九十是个大问题,现在我们的乡就才解决了一个预防的问题,看小病的问题,乡看不了大病,看大病还要到县上去看,这要分层来看,所以我们明年新农合要提升到300元,今年才200元,个人交50元,国家补助250元,300元以后我们就改革县看大病问题,这是我们这三年来解决的问题,按照这六套问题的六套办法去做,不再贪做的多,把一个事情做好做到太不容易,我试了一下,我分管了这么多部门,把卫生做为一个重要的事来做,我是亲身研究,每个事我都要去调研,我们的老百姓在这方面遇到问题很多,现在的农村,最难的是看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