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致辞第二学年度开学典礼院长致辞

2018-01-31 18:38:28

核心摘要:我以前常好我出家人我常用句矸词约海沂浅黾胰耍颐业念是剃光了,因楫初我在口的候面的候有提出你是不是喜坐提的,我自己我出家真是愧五十多年了五十年的我也眼睛看人也从自己。

长致辞第二学年度开学典礼院长致辞第1篇

3 ,.s

, , ,

第二學年度開學典禮.院長致辭

我從路上走過來的時候,心裡面有兩個妄想,一個妄想是玄奘大師,他到印度去聽戒賢論師講《瑜伽師地論》三遍,跟他學三遍《瑜伽師地論》。我們今天能學習一遍嗎?一遍能學習?我看都不容易,學一遍都不容易,我們看玄奘大師,他給唐太宗寫的信,看出來他漢文的程度、造詣到什麼程度,我們應該有感覺,那樣的大智慧人學習三遍瑜伽師地論,若是我們有那麼好的學問怎麼樣?會怎樣?這是一個妄想。

第二個是妄想,我們放假一個半月,今天是正式開學了,在這一個半月之內,我們反省自己,我們的身、口、意起心動念的情況如何?怎麼樣?我們從學習佛法以來到今天為止,我們的內心在接觸一切境界的時候,怎麼樣反應?學習佛法這麼多年了,我們內心的反應,還是在凡夫的境界,是不是?如果是起心動念的時候,還是原來樣,還是老家風,我們又應該怎麼樣觀察自己,是不是應該生慚愧心呢?

說是我們學習《瑜伽師地論》,學習《維摩詰經》,學習《法華經》,學習金剛般若法門,學習無上的瑜伽、大圓滿、大手印,這個…是顯、是密、是性、是相,但是反省我的一念心達到什麼程度了,如果還是原來樣的話,不生慚愧心這個人是不及格了,是不及格的。

我以前常好說我們出家人,我常用這句話來反省自己,我是出家人,我摸摸我的頭是剃光頭了。我常好用這句話,引起了誤會,說是我把出家人和在家居士分開、對立了,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們學習了佛法,放下了塵勞的事情,並不是說沒有飯吃了才出家的,跑到佛教裏來混飯吃,不是這種意思,不能說是有三頭六臂,但也都是有能力的,放下了塵勞的事情,來到佛法中修行,這一念心是很可尊敬的,很可讚嘆的!但是經過了三天,經過了三年,經過了五十年了,這一念心還是原來樣,要生慚愧心。別人說什麼又是一回事,自己應該認識自己的。

所以我們學習了佛法,釋迦牟尼佛在經裡面說過,三大阿僧祇劫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而後成就了無上菩提,然後大慈大悲的法界等流,為一切眾生宣說的這些佛法,只是用它來搏取名聞利養,對不對啊?釋迦牟尼佛說那些話,這是對不對?所以我有這麼個妄想,我還是用這句話,在家居士總是寬一點,出家人應該對自己嚴一點,要生慚愧心,要努力的學習佛法,努力的學習佛法是要來改造自己的,當然也應該發慈悲心,為眾生開示佛法,也是對的,這是我這個妄想的第一段。

第二段,有人也可能是我們佛學院的學生,也可能不是佛學院的學生,為我們向外介紹,他們佛學院只講一堂課,這樣說法對不對?別的人這樣說我們可以原諒,若是我們佛學院的學生說這句話,這是嚴重的對佛學院的認識不夠,認識不夠。我們佛學院裡面除了講課之外,也是非常重視靜坐的,靜坐也是一堂功課,並不是說只是講一堂,不是這樣的說法,這樣說法是非常大的錯誤,我們重視靜坐的。

重視靜坐這一點就和剛才這個妄想有關係,就是我看我這一念心,從早晨起來,睡覺的時候作夢顛倒夢想或者可以原諒,張開眼睛以後我這一念心是不是顛倒糊塗,這和靜坐有直接關係,所以應該對治自己,用佛法來對治自己。所以釋迦牟尼佛說,我三大阿僧祗劫所學習的法門,是實際上在眾生心裡面要發生作用的,要發生轉凡成聖的作用的,要發生這個作用的。這個作用是什麼作用呢?就是要用靜坐的辦法,就是修止觀,也就是修四念處了,要這樣子才合適的。說是我只是學習文字上的講說,我不願意靜坐,那這個人不是法雲寺佛學院的學生,他不是的。因為當初我們在口試的時候,面談的時候,有提出你是不是歡喜靜坐,提過這個問題的。所以若是不歡喜靜坐是不合格的,在這個佛學院裡面是不合格的。

歡喜靜坐這件事從那裡的來呢?就是要改造自己,要改造自己。我說這個話,當然在家居士可以緩和一點,就是我們出家人一定要符合這個規定。我自己…我出家真是慚愧,五十多年了,這五十年的經過,我也會睜開眼睛看別人,也會反觀自己。這個所有的不理想的事情,就是佛教的衰微、衰敗,加上自己這些放逸,不能與道相應,這原因在那裏?就是不能修四念處,原因就是在這裏,完全是在這麼回事,沒有別的原因,不能夠靜坐修四念處,所以會很多很多的問題都會發生出來。這個在家居士因為對佛法有信心,要愛護佛教,所以看見了佛教這些不光彩的現象會心痛,但是無可奈何,不能說什麼,什麼話都不能說。

但是我本人不知道那一天,佛菩薩慈悲我,發覺這件事的原因就是在這裏,不能夠修四念處,就是這樣意思,不能修四念處。這個…以前也提過,這個佛滅度的時候,阿難尊者很心痛、很悲痛,心裡面什麼事情都沒有心去想了。阿那律尊者是大阿羅漢,所以他沒有愛,阿羅漢沒有愛,沒有這個親屬愛。其實阿那律和佛是堂兄弟,阿難尊者和佛也是堂兄弟,在家時有親屬的關係,出家以後有師徒的關係,幾十年的關係,拿我們凡夫的話有感情,他聽見佛入涅槃了,說實在我們凡夫的話說就是死了,心裏痛,這是愛的關係。阿那律沒有愛了,所以他心裡面沒有這回事,他有無常的感覺就是了,沒有這回事了,所以他的理智,不失掉理智,告訴阿難尊者,你是住持佛法的人,你不應該像一般的凡夫這種…那種心態,現在佛要走了,你光是哭、悲痛,也不去想一想佛法怎麼樣住持這個問題,所以就提出他有四個問題,要請佛開示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佛在世的時候我們就是依佛而住,佛走了以後這些比丘怎麼辦?這樣請問佛,佛說依四念處祝

這日常生活不是說吃飯,吃飯這個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當然佛教對吃飯還是有點事情的,但是主要就是依四念處祝戒律上說以戒為師這句話說得是對的,但是不圓滿,應該是以法為師的,以戒為師同時也是以法為師。光是戒還是不行的,還是不可以的。

以法為師,法是什麼?就是四念住,法依止就是以法為依止,是以法為師。以法為師明白一點說就是依四念處祝日常生活不是這個身體在這個地方活動,我在這個地方住,不是,是指內心…你內心在什麼地方住,在家一般社會上的人心在什麼地方住

长致辞第二学年度开学典礼院长致辞第2篇

第二學年度開學典禮.院長致辭

我從路上走過來的時候,心裡面有兩個妄想,一個妄想是玄奘大師,他到印度去聽戒賢論師講《瑜伽師地論》三遍,跟他學三遍《瑜伽師地論》。我們今天能學習一遍嗎?一遍能學習?我看都不容易,學一遍都不容易,我們看玄奘大師,他給唐太宗寫的信,看出來他漢文的程度、造詣到什麼程度,我們應該有感覺,那樣的大智慧人學習三遍瑜伽師地論,若是我們有那麼好的學問怎麼樣?會怎樣?這是一個妄想。

第二個是妄想,我們放假一個半月,今天是正式開學了,在這一個半月之內,我們反省自己,我們的身、口、意起心動念的情況如何?怎麼樣?我們從學習佛法以來到今天為止,我們的內心在接觸一切境界的時候,怎麼樣反應?學習佛法這麼多年了,我們內心的反應,還是在凡夫的境界,是不是?如果是起心動念的時候,還是原來樣,還是老家風,我們又應該怎麼樣觀察自己,是不是應該生慚愧心呢?

說是我們學習《瑜伽師地論》,學習《維摩詰經》,學習《法華經》,學習金剛般若法門,學習無上的瑜伽、大圓滿、大手印,這個…是顯、是密、是性、是相,但是反省我的一念心達到什麼程度了,如果還是原來樣的話,不生慚愧心這個人是不及格了,是不及格的。

我以前常好說我們出家人,我常用這句話來反省自己,我是出家人,我摸摸我的頭是剃光頭了。我常好用這句話,引起了誤會,說是我把出家人和在家居士分開、對立了,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們學習了佛法,放下了塵勞的事情,並不是說沒有飯吃了才出家的,跑到佛教裏來混飯吃,不是這種意思,不能說是有三頭六臂,但也都是有能力的,放下了塵勞的事情,來到佛法中修行,這一念心是很可尊敬的,很可讚嘆的!但是經過了三天,經過了三年,經過了五十年了,這一念心還是原來樣,要生慚愧心。別人說什麼又是一回事,自己應該認識自己的。

所以我們學習了佛法,釋迦牟尼佛在經裡面說過,三大阿僧祇劫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而後成就了無上菩提,然後大慈大悲的法界等流,為一切眾生宣說的這些佛法,只是用它來搏取名聞利養,對不對啊?釋迦牟尼佛說那些話,這是對不對?所以我有這麼個妄想,我還是用這句話,在家居士總是寬一點,出家人應該對自己嚴一點,要生慚愧心,要努力的學習佛法,努力的學習佛法是要來改造自己的,當然也應該發慈悲心,為眾生開示佛法,也是對的,這是我這個妄想的第一段。

第二段,有人也可能是我們佛學院的學生,也可能不是佛學院的學生,為我們向外介紹,他們佛學院只講一堂課,這樣說法對不對?別的人這樣說我們可以原諒,若是我們佛學院的學生說這句話,這是嚴重的對佛學院的認識不夠,認識不夠。我們佛學院裡面除了講課之外,也是非常重視靜坐的,靜坐也是一堂功課,並不是說只是講一堂,不是這樣的說法,這樣說法是非常大的錯誤,我們重視靜坐的。

重視靜坐這一點就和剛才這個妄想有關係,就是我看我這一念心,從早晨起來,睡覺的時候作夢顛倒夢想或者可以原諒,張開眼睛以後我這一念心是不是顛倒糊塗,這和靜坐有直接關係,所以應該對治自己,用佛法來對治自己。所以釋迦牟尼佛說,我三大阿僧祗劫所學習的法門,是實際上在眾生心裡面要發生作用的,要發生轉凡成聖的作用的,要發生這個作用的。這個作用是什麼作用呢?就是要用靜坐的辦法,就是修止觀,也就是修四念處了,要這樣子才合適的。說是我只是學習文字上的講說,我不願意靜坐,那這個人不是法雲寺佛學院的學生,他不是的。因為當初我們在口試的時候,面談的時候,有提出你是不是歡喜靜坐,提過這個問題的。所以若是不歡喜靜坐是不合格的,在這個佛學院裡面是不合格的。

歡喜靜坐這件事從那裡的來呢?就是要改造自己,要改造自己。我說這個話,當然在家居士可以緩和一點,就是我們出家人一定要符合這個規定。我自己…我出家真是慚愧,五十多年了,這五十年的經過,我也會睜開眼睛看別人,也會反觀自己。這個所有的不理想的事情,就是佛教的衰微、衰敗,加上自己這些放逸,不能與道相應,這原因在那裏?就是不能修四念處,原因就是在這裏,完全是在這麼回事,沒有別的原因,不能夠靜坐修四念處,所以會很多很多的問題都會發生出來。這個在家居士因為對佛法有信心,要愛護佛教,所以看見了佛教這些不光彩的現象會心痛,但是無可奈何,不能說什麼,什麼話都不能說。

但是我本人不知道那一天,佛菩薩慈悲我,發覺這件事的原因就是在這裏,不能夠修四念處,就是這樣意思,不能修四念處。這個…以前也提過,這個佛滅度的時候,阿難尊者很心痛、很悲痛,心裡面什麼事情都沒有心去想了。阿那律尊者是大阿羅漢,所以他沒有愛,阿羅漢沒有愛,沒有這個親屬愛。其實阿那律和佛是堂兄弟,阿難尊者和佛也是堂兄弟,在家時有親屬的關係,出家以後有師徒的關係,幾十年的關係,拿我們凡夫的話有感情,他聽見佛入涅槃了,說實在我們凡夫的話說就是死了,心裏痛,這是愛的關係。阿那律沒有愛了,所以他心裡面沒有這回事,他有無常的感覺就是了,沒有這回事了,所以他的理智,不失掉理智,告訴阿難尊者,你是住持佛法的人,你不應該像一般的凡夫這種…那種心態,現在佛要走了,你光是哭、悲痛,也不去想一想佛法怎麼樣住持這個問題,所以就提出他有四個問題,要請佛開示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佛在世的時候我們就是依佛而住,佛走了以後這些比丘怎麼辦?這樣請問佛,佛說依四念處祝

這日常生活不是說吃飯,吃飯這個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當然佛教對吃飯還是有點事情的,但是主要就是依四念處祝戒律上說以戒為師這句話說得是對的,但是不圓滿,應該是以法為師的,以戒為師同時也是以法為師。光是戒還是不行的,還是不可以的。

以法為師,法是什麼?就是四念住,法依止就是以法為依止,是以法為師。以法為師明白一點說就是依四念處祝日常生活不是這個身體在這個地方活動,我在這個地方住,不是,是指內心…你內心在什麼地方住,在家一般社會上的人心在什麼地方住

长致辞第二学年度开学典礼院长致辞第3篇

掌握NE5000E/80E/40E产品的体系结构

掌握NE5000E/80E/40E的单板构成

掌握NE5000E/80E/40E换板操作

了解NE5000E/80E/40E升级操作

第二學年度開學典禮.院長致辭

我從路上走過來的時候,心裡面有兩個妄想,一個妄想是玄奘大師,他到印度去聽戒賢論師講《瑜伽師地論》三遍,跟他學三遍《瑜伽師地論》。我們今天能學習一遍嗎?一遍能學習?我看都不容易,學一遍都不容易,我們看玄奘大師,他給唐太宗寫的信,看出來他漢文的程度、造詣到什麼程度,我們應該有感覺,那樣的大智慧人學習三遍瑜伽師地論,若是我們有那麼好的學問怎麼樣?會怎樣?這是一個妄想。

第二個是妄想,我們放假一個半月,今天是正式開學了,在這一個半月之內,我們反省自己,我們的身、口、意起心動念的情況如何?怎麼樣?我們從學習佛法以來到今天為止,我們的內心在接觸一切境界的時候,怎麼樣反應?學習佛法這麼多年了,我們內心的反應,還是在凡夫的境界,是不是?如果是起心動念的時候,還是原來樣,還是老家風,我們又應該怎麼樣觀察自己,是不是應該生慚愧心呢?

說是我們學習《瑜伽師地論》,學習《維摩詰經》,學習《法華經》,學習金剛般若法門,學習無上的瑜伽、大圓滿、大手印,這個…是顯、是密、是性、是相,但是反省我的一念心達到什麼程度了,如果還是原來樣的話,不生慚愧心這個人是不及格了,是不及格的。

我以前常好說我們出家人,我常用這句話來反省自己,我是出家人,我摸摸我的頭是剃光頭了。我常好用這句話,引起了誤會,說是我把出家人和在家居士分開、對立了,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們學習了佛法,放下了塵勞的事情,並不是說沒有飯吃了才出家的,跑到佛教裏來混飯吃,不是這種意思,不能說是有三頭六臂,但也都是有能力的,放下了塵勞的事情,來到佛法中修行,這一念心是很可尊敬的,很可讚嘆的!但是經過了三天,經過了三年,經過了五十年了,這一念心還是原來樣,要生慚愧心。別人說什麼又是一回事,自己應該認識自己的。

所以我們學習了佛法,釋迦牟尼佛在經裡面說過,三大阿僧祇劫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而後成就了無上菩提,然後大慈大悲的法界等流,為一切眾生宣說的這些佛法,只是用它來搏取名聞利養,對不對啊?釋迦牟尼佛說那些話,這是對不對?所以我有這麼個妄想,我還是用這句話,在家居士總是寬一點,出家人應該對自己嚴一點,要生慚愧心,要努力的學習佛法,努力的學習佛法是要來改造自己的,當然也應該發慈悲心,為眾生開示佛法,也是對的,這是我這個妄想的第一段。

第二段,有人也可能是我們佛學院的學生,也可能不是佛學院的學生,為我們向外介紹,他們佛學院只講一堂課,這樣說法對不對?別的人這樣說我們可以原諒,若是我們佛學院的學生說這句話,這是嚴重的對佛學院的認識不夠,認識不夠。我們佛學院裡面除了講課之外,也是非常重視靜坐的,靜坐也是一堂功課,並不是說只是講一堂,不是這樣的說法,這樣說法是非常大的錯誤,我們重視靜坐的。

重視靜坐這一點就和剛才這個妄想有關係,就是我看我這一念心,從早晨起來,睡覺的時候作夢顛倒夢想或者可以原諒,張開眼睛以後我這一念心是不是顛倒糊塗,這和靜坐有直接關係,所以應該對治自己,用佛法來對治自己。所以釋迦牟尼佛說,我三大阿僧祗劫所學習的法門,是實際上在眾生心裡面要發生作用的,要發生轉凡成聖的作用的,要發生這個作用的。這個作用是什麼作用呢?就是要用靜坐的辦法,就是修止觀,也就是修四念處了,要這樣子才合適的。說是我只是學習文字上的講說,我不願意靜坐,那這個人不是法雲寺佛學院的學生,他不是的。因為當初我們在口試的時候,面談的時候,有提出你是不是歡喜靜坐,提過這個問題的。所以若是不歡喜靜坐是不合格的,在這個佛學院裡面是不合格的。

歡喜靜坐這件事從那裡的來呢?就是要改造自己,要改造自己。我說這個話,當然在家居士可以緩和一點,就是我們出家人一定要符合這個規定。我自己…我出家真是慚愧,五十多年了,這五十年的經過,我也會睜開眼睛看別人,也會反觀自己。這個所有的不理想的事情,就是佛教的衰微、衰敗,加上自己這些放逸,不能與道相應,這原因在那裏?就是不能修四念處,原因就是在這裏,完全是在這麼回事,沒有別的原因,不能夠靜坐修四念處,所以會很多很多的問題都會發生出來。這個在家居士因為對佛法有信心,要愛護佛教,所以看見了佛教這些不光彩的現象會心痛,但是無可奈何,不能說什麼,什麼話都不能說。

但是我本人不知道那一天,佛菩薩慈悲我,發覺這件事的原因就是在這裏,不能夠修四念處,就是這樣意思,不能修四念處。這個…以前也提過,這個佛滅度的時候,阿難尊者很心痛、很悲痛,心裡面什麼事情都沒有心去想了。阿那律尊者是大阿羅漢,所以他沒有愛,阿羅漢沒有愛,沒有這個親屬愛。其實阿那律和佛是堂兄弟,阿難尊者和佛也是堂兄弟,在家時有親屬的關係,出家以後有師徒的關係,幾十年的關係,拿我們凡夫的話有感情,他聽見佛入涅槃了,說實在我們凡夫的話說就是死了,心裏痛,這是愛的關係。阿那律沒有愛了,所以他心裡面沒有這回事,他有無常的感覺就是了,沒有這回事了,所以他的理智,不失掉理智,告訴阿難尊者,你是住持佛法的人,你不應該像一般的凡夫這種…那種心態,現在佛要走了,你光是哭、悲痛,也不去想一想佛法怎麼樣住持這個問題,所以就提出他有四個問題,要請佛開示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佛在世的時候我們就是依佛而住,佛走了以後這些比丘怎麼辦?這樣請問佛,佛說依四念處祝

這日常生活不是說吃飯,吃飯這個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當然佛教對吃飯還是有點事情的,但是主要就是依四念處祝戒律上說以戒為師這句話說得是對的,但是不圓滿,應該是以法為師的,以戒為師同時也是以法為師。光是戒還是不行的,還是不可以的。

以法為師,法是什麼?就是四念住,法依止就是以法為依止,是以法為師。以法為師明白一點說就是依四念處祝日常生活不是這個身體在這個地方活動,我在這個地方住,不是,是指內心…你內心在什麼地方住,在家一般社會上的人心在什麼地方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