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院院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2018-01-02 15:39:50

核心摘要: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今天借欢迎新同学之机我谈四点想法,现在会说的人很多但会做的人却很少,逃监毁伤的不仅是法律而且是我自己我自己的朋友和我的国家,明理是在崇法的基础上究明法律背后的情理和道理。

法学院院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第1篇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上午好!

xx月,一样的天高云淡,一样的蓝天白云,一样的xx,一样的花儿飘香,不一样的是我们楼前新建的彩虹般的拱门,是五颜六色、飘动飞扬的彩旗,是你们每一张新的喜悦的面孔,是我们又一年热烈而欢快的心!在此,我谨代表法学院全院师生对20xx级新同学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对哺育和培养你们的家长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明年是我们xx法学院建院三十周年,从上学期开始,我们已经着手三十年庆典的准备工作。其中一项最为艰巨、意义最为重大的工作就是征集和确定我们法学院院训。今天,借欢迎新同学之机,我谈四点想法。

第一点,博学笃行

博学笃行源自《礼记·中庸》第十九章,“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其大意是:为学要广泛地猎取;要有怀疑精神,对不知道的问题要敢于追问;问过以后自己还要谨慎、仔细地加以斟酌、思考;通过思考、辨析,明确其中的道理;最后,还要一心一意地践行自己所学,检验其正确性,真正做到“知行合一”。

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社会信息化的当今之时代,大学传承文化和创造文化的功能越来越突出。大学要实现传承和创造文化的功能,首先要养成一批又一批高文化素质的学生,然后再通过社会对学生的接受使用形成知识辐射效应。随着“慕课”和“微课程”的出现,大学之间的有形和无形围墙正悄然消失,传统的薪火相传的纵向文化传播方式正在发生改变,跨文化教育的全球化时代已经来临,这都需要超大的头脑,需要当代大学生广博地、多元地、超大学界和超国界地接受知识和践行知识,也就是所谓的博学笃行。你准备好了吗?

近年来,中国大学的数量和大学生人数迅速膨胀,人才培养质量却没有随之提高,甚至有一年不如一年的感觉。就业的问题也空前放大,坊间流行一句话:“研究生遍地走,大学生不如狗”。对于这种现象,除了学校和社会的原因外,学生学习浮躁,知识面窄,不少学生痴迷于网络而不思进取,办事能力差,无法达致博学笃行也是重要原因。

博学笃行是一种姿态,一种精神,也是一种境界。如果说中国近代大学生的使命是革命和救国,当代大学生的使命就是建设和强国。我们必须有责任、有担当,要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雄心壮志。中国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人多,人多必然是资源稀薄,资源稀缺必然是高强度竞争。

如过去的高考,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只有博学才能在人才济济的竞争环境中拥有一席生存之地,并进而赢得自我发展和推动社会发展的空间,才能做到苏轼所说的“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现在会说的人很多,但会做的人却很少。

只有博学笃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能学以致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国梦。。

第二点,崇法明理

崇法,是尊崇法律和敬畏法律,也是信仰法律。崇法要求做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自觉守法”。从今天开始,你们已经正式成为法科新生,也同时成为学习法律、研究法律的“法律共同体”中的一员。崇法,要求我们首先将法律内化为一种信仰,一种精神力量,然后去学习法律、熟悉法律和运用法律和遵守法律。苏格拉底是崇法的典范。

他的好友曾劝他逃跑,但他宁死也不逃跑。他对好友的回应是:“如果法庭的判决不能产生效力,可以被私人随意废弃,那么国家还能存在吗?”他临死前留下的遗言是:“难道就因为祖国和法律判处我死刑,我就可以竭力毁坏和颠覆国家和法律吗?逃监是藐视法律的行为,是践踏自己曾订立下的契约,是最下贱的奴才干的勾当。逃监毁伤的不仅是法律,而且是我自己,我自己的朋友和我的国家。”制定法律不尊信法律还不如没有法律!因为这意味着法律很可能因人而异,成为纯粹统治工具。

明理,是在崇法的基础上究明法律背后的情理和道理。这不但包括法律意义上的法理,也包括大千世界、人类社会、万事万物的道理。这里的“理”与老子的“道”是相通的。道是什么,道是说不出来的。“道可道,非常道”。但我们从《道德经》之“人法地,地法天,无法道,道法自然”中可以认为,道即人性,道即天地万物发展、变化的本质和规律。

崇法与明理二者有内在的关联。既然通过正当的程序制定了法律就要尊崇和信仰它,明了法中之道理能够更坚定、更持久地尊信它。但能换一句话说,尊崇法律在于它反映了天地万物之道,没有反映天地万物之道的法律就可以不尊信呢?这是法学中很难回答的问题。崇法不明理可能盲从,明理不崇法肯定不公!还留待以后你们自己解决吧。

第三点,厚德致公

《周易》中的卦辞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里的厚德,有厚德载物的意思。厚德是最高尚的德,最大的善。厚德载物,是将德放到物的下面,也就是对于万事万物都要放下身段,低调、低调、再低调。

正所谓:“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居。”只有这样,才能载物。这里也有《道德经》中的“上善若水”的意思。水往往是最低的,总是一路向前,奔腾不息。

无论是多脏、多烂、多臭、多毒的东西,水都能够包容它、洁净它、带上它。可以说,“水利万物而不争”。。

致公,可以理解为致力为公。与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有一定的联系。把“厚德”和“致公”连接在一起,其意思得以升华为,只有厚德才能致公,要致公必须以厚德为载体。薄德或无德就不可能致公,就会颠覆公,异质化公,以公假私。最近山西官场出现集体地震,就是没有做到厚德致公。也许我们今天坐在台下的新生,若干年后就是国家主席、总理。习近平、李克强就是学习法律的吗!我们如何致公呢?只有厚德才能载得动大公。

第四点,范正天下

东汉末年许慎所著的我国第一部字书《说文解字》对“律”的解释是:“律,均不也,所以范天下之不一而归于一”。范,是规范或典范之意。天下,就是天底下,普天之下,简称天下。正,有使之正、治理的意思。范正天下,可以理解为“用规范治理天下”,或“以规范统驭天下”。我国虽然还不是一个用规范治国理政的法治国家,甚至可以说,还是一个人治国家,但我们早已看到法治的曙光,听到法治的步伐离我们越来越近。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后,随着中国梦的不断发酵,中国的法治梦已成为中国梦的一个重要构件。我们有理由期待,我们即将站在法治“行动”的春光里,中国的法治梦正在扬帆启程!

总上,“博学笃行、崇法明理、厚德致公、范正天下”是我对我们xx法学院院训的初步思考,其中,最核心的是中间八个字,即“崇法明理、厚德致公”。希望我们能够以此院训共勉!

最后,衷心祝愿同学们学习进步,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谢谢大家!

法学院院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第2篇

● 朱苏力

这一刻,你们是主角 ——苏力在2003年9月5日北大法学院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词 各位同学,欢迎你们——欢迎你们来到美丽的北大校园!在今后的四年或三年里,我们都共属于这个大家庭。你们的履历上会永远写上“北京大学法学院”这几个字,成为你们的自豪,成为你们的骄傲。

但也未必。

许多同学可能已经知道,我们学校最近有一位校友被媒体疯狂炒作着。陆步轩,住在西安,因为工厂下岗,只好转行卖肉;据说仅仅因为这样的媒体炒作,我们的这位校友近来生意一直特别好,每天多卖很多肉,收入也因此大增;甚至有人想同他联营注册一个连锁肉店“北大仁”——仁爱的仁。 ( 燕南, http://www.yhhpx.com

但是,同学们,我们不要只是把这当作一个社会新闻或笑话听;要想一想,如果是我,如果是你,让别人“嚼舌头”,会有什么感受?为什么?想想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对于你,对于我? ( 燕南,

是的,社会正在变化,传媒更为发达,言论应当更加自由;是的,工作无分高下。这些道理都好讲,也都对,但一旦具体到某个人、某件事,却并非总是如此。而且,我总认为,当人们说工作无分高下的时候,恰恰是因为在这个社会中工作还是有高下的,即使言说者有意抵抗什么,但弄不好却掩饰了什么。至少在当代中国,哪怕同样是上了报纸,下岗转业却一定不如王选教授获得国家科技最高奖那么光荣;吆喝卖肉恐怕也不如我站在这里致词那么风光。说真话,我们——你们——真的认为这都一样吗?我们千万不要上当,用别人塞给我们的概念生活,或总是生活在一个概念的世界。事实上,陆步轩还算是幸运的,如果他不是北大的学生,媒体会把他当回事吗?为什么媒体不报道张三、李四卖肉? ( 燕南, http://就是因为他有北大毕业生这样一种社会认为较高的身份,也就是因为卖肉在社会看来是一个比较低的工作,才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曝光,带来了某种尴尬,尽管这还算是一种令人庆幸的尴尬。 ( 燕南,

而这一切都不无可能,在未来,在你我当中某一个人的身上发生。考虑到前不多久另一件被媒体上炒作得很凶的有关北大教改的事(包括我自己也卷入了这一“合谋”),我们就必须清楚,在今天这个世界中,北大已不再仅仅是或总是你的资本,弄不好它也会成为你终身的负担——用公司法的名词来说,是一种“负资产”。)

因此,同学们,尽管北大的名字从此将同你相濡以沫,但未必可以托付终身。北大产生过许多名人,但不要错觉自己进了北大也就成了名人;其实这些名人大致与你我本人无关,有关的那一点也只是在概率上。我们已经身在一个个体主义的社会,一个竞争的社会了,父母或家族或门第的余荫已经消散,那些家境贫寒的农村同学可能会最深的感到这些;学校或导师的大名都不过是产品的商标和商誉,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 燕南,

这就注定了北大并不仅仅是一个学习书本知识的地方,千万不要以为书本中、课堂上已经包含了制作你一生幸福的秘方。你们要“迎接挑战”,要“发现你的热爱”(这都是我先前的新生讲话,也许还值得你们上网看一看),但更重要的是要把大学校园视为一个现代化的组织机构,在这里,你要全面接受一种训练,一种现代化的训练。 ( 燕南, http://

你必须培养一种新型的责任感,不但要好汉(好女)做事好汉(好女)当,而且要对你的机构、你的单位、你的“老板”负责,一定不能混淆了自己的和“老板”的利益;你要学会自己面对各种各样的陌生人,同你喜欢或不喜欢的、行为古怪甚至居心叵测的人合作——包括某些时候的不合作,而不能按地域、学历、家庭或其他因素来选择;因为你喜欢“熟悉”,你必须更多面对“陌生”——这意味着持久的学习;因为你在乎一个长久的成功,你必须接受众多眼前的失败——这意味着不断的风险;你必须学会面对种种诱惑,仍然要信守承诺、诚信做人,必须从现在——也许从助学贷款或遵守时间——开始培养自己的信誉;你可以充满理想,但不但不能太理想化,而且要宽容像我这样的好象没什么理想的人;你可以且应当从情理想事,但必须学会按原则办事;你们可以保持甚至坚持自己的偏好,却必须学会用效率的眼光来考察社会和自己的选择和付出;你们不要指望大学老师还像高中老师,不但是知识的化身,而且是真理甚或道德的楷模,其实他们只是另一种职业的知识人;你们必须遵守各种规则,不要指望好学生总会从老师和家长那里得到优待和特权,因为你们——至少本科生——每个人都至少是本县的状元;在这里,你会感到社会中的各种知识的类型和重要性都在发生改变,那些曾经或仍然令你们动心、动情或动容的文字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只能作为你熄灯后侃山的谈资,或恋人间“秋日的私语”;你们要面对的是一套看上去很其实未必冷冰冰的关于社会的因果性的知识,斐然的文采必须让位给叙述的精确;甚至你们必须学会一套现代的有关知识和学术的规范:抄录它人的精美文字,在中学时可能得到作文老师的一串串红圈,而在这里,则是侵犯知识产权,甚至是剽窃,不能毕业,得不到学位;你们会发现这里学习的许多职业规范与你在中学或父母那里获得的社会规范不完全一致,甚至完全不一致,你必须重新界定各自的适用范围。 ( 燕南, http://www.yhhpx.com )

大学已经不再只是——其实从来也不只是——一个接受知识的地方,它也是一个训练人的机构,一个让现代生活的知识和纪律融入你们身体的机构。你们必须接受这些,要有一种真正的时代感。因为你们并不打算回到你生活的起点,而是把这里当作生活的起点;你们当中如果不是全部那也是绝大多数最终将生活在现代的都市,少说是个“白领”,最不济也混个“小资”。在这个意义上,你们是这个正在现代化的社会中的先进者。 ( 燕南, http

因为,我们的社会正在发生一个空前深刻且巨大的变化。

对于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特别是对于本科生同学来说,这一刻也许会是你们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刻之一,至少就感情兴奋的强烈程度而言。这一刻,你们是生活的真正主角。而今天来欢迎你们的教员、职员,包括在这里讲话的我这位院长,其实都是今天的配角。尽管每一年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的心也都充满了感动,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场合更多是一种仪式,一种程序,也是一种职责;即使感动也首先是因为你们的感动,是因为你们而感动。但我们的感动和你们的感动是并不一样的,就如同此刻你父母的兴奋同你的兴奋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泪水和你的泪水是不一样的。 ( 燕南,

这一刻属于你们。

但是,生活没有永远的主角,在这个已经或正在到来的时代,尤其如此。

再过几天,就要“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了;我祝所有的新同学,尤其是第一次离开父母的同学们,中秋愉快。我们会努力为你们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并且会——套用一首歌的句式——“幸福着你的幸福,痛着你的痛”…… ( 燕南, http://www.yhhpx.com 2003年9月4日于北大法学院

法学院院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第3篇

实习感言:并非每个实习医生都能得到命运女神的眷顾,被安排到条件优越的大型教学医院实习。许多被分到中小医院实习的医学生总是感叹命运的不公,以此为消极懈怠的借口。这种态度显然是不对的。作为一名实习医生,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实践,所要做的就是将功夫放在平时,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去巩固已有的专业知识,努力争取那些来之不易的实践机会,这样才不会让短暂的实习期悄然溜走,给自己留下终生的遗憾。

前几天,在红四楼网上招生答问,潘思源同学也在;结束后,走到未名湖畔,我问,快毕业了,有什么感慨?看着阳光下未名湖那光影绰约的漾漾碧水,她幽幽地说了一句,“过好大学生活的尾巴”。

在这欢庆你们毕业、欢送一些同学离开校园的场合,我说两句话,也加入你们大学生活的尾巴。

第一句更多是说给马上要走向工作岗位的同学的,一句大实话:社会和学校很不一样。在校园里,个人努力也起作用,但作用更大的其实是天分。老师不要求你们的物质回报,只要你考试成绩好,人格上没有大毛病,基本上就会获得老师的欢心,就会获得以分数表现的奖励。在这个意义上,大学基本是一个“贤人政治”或“精英政治”的环境,更像家庭,评价体系基本由老师来定,以一种中央集权的方式,奖励的是你的智力。

社会则很不同。社会更多是一个世俗利益交换的场所,是一个市场,是“平民政治”;评价的主要不是你的智力优越(尽管你的聪明和智慧仍然可以帮助你),而是你能否拿出什么别人想要的东西;这个标准不再由中心--老师--确定,而是分散--由众多消费者--确定的。因此,尽管定价178元,不到十天,3千册英文版《哈利波特与凤凰令》在北京新华书店已经脱销,而许多学者的著作一辈子也卖不了这么多,甚至只能“养在深闺人未识”;也因此,才有了“傻子瓜子”年广九,才有了“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才有了IT产业中的退学生现象(大家还记得甲骨文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里森2000年在耶鲁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吗?)。

这种“脑体倒挂”,不完美,但也恰恰表明了市场的标准,人类的局限--你甭指望通过教育或其他,把消费者都变成钱钟书或纳什。因此,我们的同学千万不要把自己16年来习惯了的校园标准原封不动地带进社会,否则你就会发现“楚材晋不用”,只能像李白那样用“天生我材必有用”来安慰自己,更极端地,甚至成为一个与社会、与市场格格不入的人。。

尽管社会和市场的手是看不见的,但它讲的却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它不讲期货,讲也都是将之转为现货。你可以批评它短视,但它通常还是不会,而且没有义务,等待你成长和成熟。它把每个进入社会的人都当作平等的,不考虑你刚毕业,没有经验。如果你失去了一次机会,你就失去了;不像在学校,会让你补考,或者到老师那里求个情,改个分数。“北大学生有潜力、有后劲”;别人这样说行,你们自己则千万不要说,也不要相信。这种说法不是安慰剂,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就是说你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如果你有什么素质,有什么潜力,有什么后劲,你就得给我拿出来,你就得给我变成实打实的东西--也许是一份合同起草,也许是一次成功诉讼。

这一点对于文科毕业生尤其重要。理工科的学生几乎是从一入学就很务实,就是一次次实验,一道道习题,就是一个毕业设计,没有什么幻想;他们几乎没有谁幻想自己成为牛顿、达尔文或爱因斯坦,就是成名了,也是他或她自己。而文科学生,大学四年,往往是同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一些事件和人物交往,在同古今中外的大师会谈;你们知道了苏格拉底审判,知道了马伯利诉麦迪逊,知道了“大宪章”等等,你们还可以评点孔、孟、老、庄,议论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甚至“舍我其谁也”。大学的文科教育往往会令许多人从骨子里更喜欢那种激动人心的时刻和时代,甚至使人膨胀起来。但这不是,而且也不可能是绝大多数人的生活,而只是学院中想象的生活。我们每个人都只能生活在日常的琐细之中。

因此,第二句话,要安分守己,这是对每个同学说的。这句话对于我们这个时代也许过时了,但对你们,可能还不过时。因为我从来也不担心北大的毕业生会没有理想以及是否远大,而更多担心你们能否从容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特别是当年轻时的理想变得日益遥远、模糊和黯淡起来的时候;还因为,我要说,几乎--如果还不是全部的话--每一个雄心勃勃的人都注定不可能完全实现他的理想。我当然希望而且相信,你们当中能涌现杰出的政治家、企业家、法律家、学问家,但只可能是少数--多了就挤不下了,多了也就不那么值钱了--边际效用总是递减的。无论在世俗的眼光还是在自我评价中,绝大多数人都必定是不那么成功的。但是,我们要知道,成功并不必定同幸福相联系,所谓的不成功也未必等于不幸福。因此,在你们离开校园之际,你们不仅要树立自己的雄心,更必须界定自己的成功。

让我告诉你们一个人吧,一个也许当年把你们当中的谁招进北大的人,一个本来会且应当出现在这一场合却再也不可能的人。这个人当年曾以全班第一名毕业于这个法学院,毕业留校后,长期做学生工作、党团工作、行政工作;在北大这样一个学者成堆的地方,他的工作注定了他只能是配角,而且还永远不可能令所有的人满意,乃至有人怀疑他当年留校做行政工作是不是因为他的学习成绩不行。但他安分:勤勤恳恳地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为我们和你们服务;他守己:恪守着他学生时代起对于生活和理想的追求--一直到他外出招生不幸殉职。

他不是学者,更谈不上著名;他没有留下学术著作,留下的,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中,是诸多的报告和决定,有关招生,有关法学院大楼,有关保送研究生以及处分考试作弊的学生;他每年都出现在“十佳教师”的晚会上,但不是在台上接过鲜花,而是在台下安排布置;他没有车子、房子,更不如他的许多同学有钱。但是,当他离去之际,他的同事、同学和学生都很悲痛,包括那些受过他批评的学生。是的,他没有成为一个被纪念的人,甚至不是一位会被许多人长久记住的人,但是,他是一位令他的同事和同学们怀念的人。这难道不是一种令人羡慕的成功?尽管有点惨烈和令人心痛!

我们的事业,中国的事业,其实靠的更多是许许多多这样的人。

安分守己并不是一个贬义词,甚至不是一个中性词;“安分”是不容易的,在这个时代,“守己”则更不容易!

看来老天注定是要给你们的这一个大学生活的尾巴更多的色彩,更浓的情感。同学们,或者,还请允许我加上一个平庸的形容词--“亲爱的”;我想,哪怕是多少年过去之后,你们都一定会想起这个只属于你们的大学生活的尾巴。想起那个其实比其本身在中国更为流行的名词,那些慌乱和不安,“逃窜”和出入证,22、23、24楼以及楼前那又一次漏不下星光的林荫路;你们会想起网名“飞花”的师姐,为她的疾病募捐以及向朱苏力院长提出的关于建立扶助基金的建议;你们会想起建武老师的突然离去,想起泪水中的鲜花和鲜花中的泪水,想起他爽朗的笑声,也许还有眼镜后他那责备的目光;也许还有今天的毕业典礼,此刻你周围那众多熟悉又陌生的“企鹅”,以及今晚你们年级的聚餐和狂歌……

我祝福你们!我祝福你们了!

谢谢。

相关推荐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