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频道 > 反邪教刍议

反邪教刍议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璀璨,俯瞰街市繁华,歌舞升平。面对这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中国人民在民族复兴之路上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中国梦”也逐渐触手可及。“中国梦”的实现是人们日常幸福的点滴汇聚,是一个个诉求被回应的满足。但太阳之下犹有阴影,邪恶与愚昧依然于暗处潜伏藏匿隐秘活动,给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带来极大的威胁。对与邪、愚相伴而生的邪教势力,我们当提高警惕,明辨善恶,对邪教个人或团体坚决予以抵制!

毫无疑问,邪教对社会和人民百害而无一利。邪教不同于正常的宗教,它们的目的不外乎“惑众”和“敛财”,往往用威逼利诱的方法迫人加入,宣传“世界末日”、“末法时代”、“包治百病”、“消灾避难”等歪理邪说和伪科学,教内没有成文的教义而全凭教主口头编述,教主自立为“新神”并且贬低正常的宗教。教主只是将教众视作满足个人欲望的工具,欺男霸女,横征暴敛,凌辱妇女,骗人钱财。教主和高层对入教者使用行为控制、资讯控制、思维控制及情绪控制等方式进行洗脑,教徒一旦入会就失去人身自由,绝无退出的可能。此外,邪教的地下非法集会也严重影响了社会安全与稳定。

尽管社区每年都有反邪教宣传活动,以及相关的摸排和监督管理与定期回访,社区的工作从预防开始,到排查、管理再到监督,各环节可谓环环相扣,但有少数人依然滑向了邪教的“泥潭”。追寻邪教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根源,可分为国际根源、社会根源、历史文化根源等。

我国当代邪教的孽生和蔓延,其从国际根源看,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上邪教组织的存在和泛滥对我国当代邪教的草生和蔓延产生了重大影响;从社会根源看,我国改革进程逐步推进,思想观念日新月异,社会处于转型变革期,新的价值观念带来冲击,各种价值观念呈多元并存和相互冲突的态势,从积极的方面说这会增大价值主体进行选择的自由度,但若从消极的层面说则无疑会为价值观念的失范提供某种社会基础或社会背景;从文化历史上看,中国社会在经济结构方面,自然经济长期占主导地位,在社会结构方面,以亲缘关系为基础的宗法性组织以宗族或家族制度长期存在,这就为个人迷信或教首崇拜准备了必要的文化土壤和社会土壤。

因此,反对邪教的斗争,的确是一件巨大的社会系统工程,需要经济制度和社会政治制度的配合和完善,以及广大人民的理性认识。

另一方面,从迷信邪教的教众来总结原因,“病”、“贫”、“愚”、“孤”皆在其列。多数邪教打着“包治百病”的幌子,承诺着所谓“升天”的谎言,引用各宗教神话教义的皮毛添油加醋,招摇撞骗,借传教之名,行敛财之实。据有关调查数据显示,无论是“法轮功”为代表的“城镇中心型”邪教,还是“被立王”为代表的“农村中心型”邪教,其信众结构都存在“两个多数”的特征:一是在性别比例上,女性占大多数。在受调查的三个地区的两类邪教信众中,女性均占到60%左右;二是在年龄结构上,31~60岁的中青年人占多数。信众中,特别是农村妇女,由于其消息闭塞,文化素质偏低,造成是非判断能力、真伪的识别能力、科学与反科学的辨别能力低,容易偏听偏信。加上农村相对落后的医疗、文化、娱乐条件,在面临身体病痛、生活艰难、精神寂寞、矛盾纠纷时,就容易被邪教乘虚而入。而在城市社区中,社区工作者称,迷信邪教的大多数是中老年妇女,缺乏正常的社会活动,且同样受疾病与孤独所困扰,而传播邪教过程中带来的虚荣与满足,也为她们滑向邪教“泥潭”推波助澜。

反邪教无疑是一个涉及多广的社会议题,它的解决不光是要打击邪教势力,防备其死灰复燃,更重要的是保护那些可能被趁虚而入的群众。作为社会工作者,当联合社区、妇联、民政等,及时发现潜在威胁,关心困难群众,排除安全隐患,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保驾护航。目前,我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思想观念日新月异,主要矛盾已变化成“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防范处理邪教工作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法思想为指导,牢固树立民本思维,按照“将反邪教工作做实做好,将邪教问题管住管好”的要求,不断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而作为公民个人,更当提升个人理性与辨别能力。洛克在其《人类理解论》中谈及信仰与宗教时,认为信仰归根到底是一种依据坚实的理由才能实现的“坚定的同意”。一个人如果缺少分辨的能力,没有信仰的理由就来信仰,就会趋向自己的幻想,陷入狂热。狂热要比理性艰难的分析来得容易,也更容易建立权威来推动人的行动。狂热“是由兴奋的或傲慢的脑中的幻想来的,只要它一立住脚,就比理性和信仰还更能影响人的信念和行动”。人们深陷于“狂热”的原因就在于满足于“懒散、无知和虚荣”的心理,而且狂热要比理性艰难的分析来得容易,也更容易建立权威来推动人的行动。但这种貌似启示的“狂热”终究只是一种幻想而必须予以摒弃。

转眼又是华灯初上,每一豆光之下大概都有一个安居乐业的家庭。人民的生活蒸蒸日上,民族的意志滚滚向前,而那些潜藏在暗中的影子,也必然将在时代的长河中被席卷长逝。

参考文献:

[1]吴东升.当代中国邪教信众的分析[J].江海学刊,2005(01):134-139.

[2]高师宁.邪教的主要特征和形成的内在条件[J].中国宗教,1999(04):19-20.

[3]段德智.试论当代中国邪教孳生、蔓延的社会文化根源[J].世界宗教研究,2001(03):18-24.

[4]孙向晨.洛克政治哲学的神学维度[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5):104-111.

上一篇:不忘初心砥砺行,爱岗敬业争先锋  下一篇:没有了
《反邪教刍议》一文由申博注册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yhhpx.com/yuanchuang/2271852.html 更新时间:2018-08-03 22:34
申博注册(www.yhhpx.com)旗下申博注册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yhhpx.com|
《反邪教刍议》